上完防曬和底妝,我讓臉龐靜置了一下,這樣的話,等等的妝容會更自然,更美。

太急而畫出來的妝,不自然,也不持久。

ipod在這時,傳出了郭德堡變奏曲,害我有點不能呼吸。

你總是不懂,為甚麼。

親愛的,因為,那是我,就是我。

聽到美麗的音樂時,會呼吸困難;讀到美好的文字時,會不自覺的微笑。

想睡覺時,不想睡覺時,都會發呆。

看著你,所有的一切,所有你說過的,沒說過的,都會在我眼前展開。

我說過得很多,但,沒說的卻更多。

靜置,就讓一切靜置吧。像在巴黎的小酒館裡的那朵玫瑰,美麗而莊嚴。

 

我安靜的在靜置過的底妝上,撲上蜜粉,用刷子輕輕的在顴骨上了刷了一點腮紅,

再細心的用手指把眼影一層層的按壓在眼皮上,接著,在睫毛的根部畫上眼線。

把睫毛夾翹,再慢慢的刷上睫毛膏,最後,在上一層定妝的蜜粉,噴上Avene的礦泉水。

這~也是一種儀式,只是,我是這儀式的唯一參與者。

 

太急,畫出來的妝,不自然,也不持久。

我想,大部分的愛情,也是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伊麗莎的等待

unrealwhi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風吹山腳下
  • 伊麗莎的文,也越寫越細膩、越能應景描情了...^___^

  • 謝謝風的鼓勵~
    哪天~頭腦像你一樣邏輯分明~
    那就真的開心了~^^

    unrealwhisper 於 2010/10/07 15:49 回覆

  • CHY
  • 我的哀怕只有搖滾的,

    果然妳的層級比我高....
  • 不會吧~我也喜歡江蕙的歌喔~

    unrealwhisper 於 2010/10/14 17:29 回覆

  • Sable10133
  • 真是很好的比喻
    太快就也很快就結束
  • 是的~我想是這樣的吧~

    unrealwhisper 於 2010/10/14 17:2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